漫望

一条咸鱼

苏灯布丁:

事已至此,前情如何我也不愿再做探究。
姑娘称自己属于过度借鉴,我也无心再做追究,因为我们都知道,搞创作,无论是写作还是绘画,“抄袭”的罪名有多难听、多严重。姑娘说自己是个“一贯对抄袭零容忍的反抄袭者”,我自然可以体谅姑娘的这份心情。不过我也希望你知道,无论这个事情的始末对于你来说什么样的,它之于我,则是“我最为喜欢的一篇文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更换cp】【扩写+改写】成另一个模样”,而后我和所有喜欢《垂莲子》的朋友还要为此承受“也许人家没抄你的文啊,是不是在碰瓷啊?”、“我觉得这两篇除了人设之外并不像啊”之类的质疑——这便也是我写那篇声明的缘由。
也许姑娘你说这是你的无心之过,是你当初“仿写”了我的文,用了我的大纲,而后忘了,再次想起来的时候兴奋之下便写了。然而伤害还是造成了,无论是对我还是对喜欢这篇文的朋友。
就像姑娘你说的,并非是所有的错误都会被原谅,然而我选择原谅你。并非是因为姑娘是无心之过,而是因为姑娘你的态度诚恳。

如今我只想对姑娘声明中所述做出四点说明:
第一,请不要轻易地说什么“以死谢罪”。我理解犯错时放低姿态是一种诚恳的表现,然而我已经多次表示愿意原谅姑娘了,所以还是不要轻言生死了罢,即便这也许只是你一种表达自己态度的方法,也令我感到过于沉重。
第二,关于文风。请不要妄自菲薄。说实话,个人来说,我不喜欢将自己贬的一无是处的说法,也请不必说配不配的,这与抄袭是两码事。无论是借鉴也好,抄袭也好,从来都只是做与没做的问题,而不是配与不配的问题。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文风,都有自己的闪光点,我也在前两日说了,希望姑娘大改时可以写出更好的文章,自然也是不希望你如此轻视自己。
第三,我们并未怪罪参与企划的相关成员。最开始误认为此文参本时,也只是提出了正当诉求。而后知道此文并未参本时,则是态度友好地感谢了企划负责人第一时间前来解释。
而最初那些对两篇文是否相似的质疑声,我明白是姑娘的朋友的所谓“护犊子”的心情作祟,然而,我发那篇声明只是想“解释”,而非“怪罪”。我也在原文末尾说明了,我并非有意谴责谁。只是我也护犊子,不能在我的朋友和所有喜欢这篇文的朋友遭受质疑的时候,不出来说句话。
第四,关于抄袭与借鉴的界线。说实话我不懂,所以我也不会过多评论,我想说的只是,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个想法。只要姑娘你自己问心无愧便好,没必要如此强调,也不必太在意他人的看法。故而,姑娘改过的文其实也不必再与我看,姑娘觉得可以了,便交于众人评价便好。
还有就是,可能有些人会说,《燕归巢》里也有很多原创情节啊?看起来和《垂莲子》很不一样啊。然而我想说的是,抄与否,从来不是“求异”而是“求同”。
最后我想声明的一点便是。我并未要求姑娘做到所有和我的文的相似元素全部剔除,许多东西都是你可以写我可以写大家都可以写的,然而,我只希望姑娘能写出自己的风格,自己的情节,自己的故事,不再被人说自己的文与任何人的相似。
我觉得作为一个写故事的人,只有这样,才能获得最大的满足感。
希望此事就此揭过。
祝好。


陈霁:



本来和太太说好这个道歉声明在这周末发的,但是内心真的特别不安,就偷偷上了电脑将这个声明发出来了。




 @苏灯布丁 




各位好,我是小寂,今天发的声明,是对之前那些事情的总结以及道歉。




首先,先向苏灯太太以及圈内的各位说声:“对不起。”,我的行为带给了大家很多的不愉快,以及为极东这个cp抹黑了。




然后,是有关《燕还巢》的一些事情。




虽说一些圈友已经肯定我看过苏灯太太的《垂莲子》,但我在这里还是要承认一次,我的确看过《垂莲子》。




我是看过《垂莲子》的,不过是在16年年初,刚入圈的时候,那时候我还只是个写段子的文渣,和现在没差,但是那时候我还没有什么版权意识,尚且支持着4s一类的抄袭书籍,导致当时看完《垂莲子》后一直在思考要不要模仿它写一篇文,还顺手理出了大纲,在原文的基础上做了修改,这就成了《燕还巢》的前身。当时我完全不知道这种行为属于抄袭,如今看来倒也是笑话。




之后我发现,那时我的文笔与文风要想驾驭这种题材是完全不可能的,于是顺手将大纲丢在了一边,直到16年8月份才开始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算是正式成了个文手,因为被盗过文而且对抄袭这件事的了解度越来越高,所以对这一类事情十分厌恶,就再没有做过这类事情。




那个大纲就被我一直放着,逐渐淡忘。




兜兜转转到了17年暑假,我参加了一个企划。在这里对企划的筹划人员道个歉,是我的错误导致了如今的局面,并且我打算打算解释一件事:企划是不参本不盈利的,所以一切责任都在我身上,请不要怪罪其他参加企划的圈友以及筹划人员,因为他们对此完全不知情,是我的锅。




当时苦于没有灵感,一直拖到了八月末还没有动笔,无意中翻出了之前那份大纲,如获至宝,当时也没有多想,斟酌一下语句,便开始写了。




将近两年多的事情,我早忘了,于是便出现了这些天的事情。




若说我的作法是无心之失,那也只是自欺欺人罢了,连我自己都不信,两年前的自己的作法,可笑到无以加复。




我对自己犯下的错误的定义是借鉴过度,与低级抄袭的差别只是没有直接复制原文,并没有为自己开脱的意思。




至于高级抄袭一说,提出这个质疑的圈友实在是抬举我了,从那篇《燕还巢》与我在乐乎内发布的其他作品中,应当能够一眼就看出我的水平,我这极具辨识度,可以说是毫无文风的“文风”,极其古怪的行文手法,哪里能说是高级抄袭,我何“德”何能呢?




倒也是承蒙您的抬举了,虽说,我,不配。




但无论如何,错了就是错了。




是我的过失。




说这么多,其实并不是为了洗白,只是想告诉大家,我愿意为我自己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




说来很惭愧,如今我是反抄袭大军中的一员,却做了自己最恶心的事。




对于习惯了严以律己严以律人的我,在要求别人不要抄袭的同时,自然也是极力在约束自己的,犯下这种错误,我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如此,良心有愧,心下更是不安。




可错了就是错了,没什么理由去洗白,抄袭是位于道德低谷的事情,这些道理我都是明白的,所以我没有对自己的错误不闻不问,而是在联系完太太后,花了一个下午回想起之前的所做所为,充分认识到自己的浅薄无知以及错误后第一时间向苏灯太太道歉,并且删除《燕还巢》该文,之后也会将《燕还巢》一文推翻重写,只保留文革这一时代背景,并且这一时代背景也会完全改变,所有与《垂莲子》一文相同或相似的设定【包括人物设定】将被完全剔除,同时发表道歉声明,也就是如今各位正在看的东西。




很感激苏灯太太对我的宽容,我知道一个文手在自己的作品被抄袭后做出原谅的选择是极不容易的,对此我倍感歉意,如果可以的话更想以死谢罪。




虽说各位可能不相信我,但是我真的真的对我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由衷的歉意。




但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有什么用处呢?




世界上从没有一种道理叫:“既然我道歉了你就不能再怪我。”或是“我都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所以虽然我在此对各位呈上极其诚挚的歉意,希望各位的原谅,但,不奢求各位的原谅。




人要为自己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每个人也会在犯错后成长,这一次我错了,所以我会保证这种事情,不会有下次了。




都说人恒过然后能改,可我希望在这种事情上,只犯这么一次错误就够了,不要再有“恒过”这一回事,连第二次都不想再有。




我想我能说的只有这些,虽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但至少要确保自己不会犯下一些太过低劣的错误,就如我如今犯下的错误。




在这件事里,我已经得到了足够的教训,多谢给予我教训的各位圈友,小寂在此谢过。




还是忍不住想说对不起,因为我的错误带给了各位很多不好的记忆。




是我的过错。




在此谢谢各位能够及时指出我的错误。




同时希望各位能够一如既往地反对抄袭,谢谢。




并且我也在此保证这种错误我不会再犯,愿各位明白我的决心。




声明至此终,言语中若有冒犯,请各位见谅。








至于推翻重写的《燕还巢》,各位若是不相信我在声明中所言,可以加我的QQ:2434410540,对修改后的设定存疑的话可以小窗私信我,我会一一回答。






评论

热度(36)

  1. 漫望苏灯布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