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望

只是一个总是遇到瓶颈的小透明渣渣

如果家教是个游戏(1)

【纲吉的神颜是真实存在的吗?】直播间(彭格列新版家族史第三章开荒)

准时准点,漆黑的直播间出现电脑屏幕上具有个人特色的大海报,上面俨然是最新一期官网放出来的那个默默无闻的棕发小角色。

在静止的画面上,目光总是会最先放在动态的事物上。

先是能看到在屏幕角落高速刷过的弹幕,之后才是在桌面上一个小小的被拎起衣领的Q版纲吉模样的鼠标。

鼠标下带着摇摇晃晃面带惊恐的小人迅速点开游戏模拟器,属于彭格列的族徽在蓝光中明灭。

最后当蓝色填充满族徽后,瞬间化为细细的火焰纵向喷射而出,化为“指环铭刻着我们的光阴”的字样后才消失。

漆黑的屏幕只有“界面登入……”字样和含泪抱头的棕发小人模样的鼠标。

“居然是模拟器,彭格列端游什么时候上架的?!”

“电脑屏幕真实舒爽,不过彭格列的模拟器不是体验”

“从论坛过来看大佬直播!感谢引路!”

“服才有的吗”

“这个光标是什么小可爱?!圈粉了!”

“天啊这个惨兮兮的小表情我要犯罪了!”

“这套鼠标大佬从哪来的?!秋资源!”

“啊啊啊这套纲吉小鼠标我fong了!”

“鉴证完毕,大佬是纲吉的死忠粉。”

底下的弹幕疯狂闪动,鼠标却丝毫没有乱动,稳稳点开家族人员列表。

“卧槽”

“卧槽”

“老娘的眼瞎了”

“卧槽”

“这是什么重欧爆氪的大佬?!”

还未下拉就是清一色金五星,还都是满级进化的界面顿时闪瞎一众双眼,崩溃的呐喊在弹幕框内连绵不绝,似乎小小的框中已经容不下这么多人的疯狂,鼠标继续往下拉动,丝毫不为弹幕里崩溃的情绪所动。

“不!我不要再往下看了!不!!!”

“啊啊啊啊啊我刚嵌的钛合金狗眼!”

“卧槽,非洲人极度不适”

“卧槽”

“大佬受我一拜!请赐予我一点欧气吧!”

“有生之年我居然能看见全列表!”

“大佬你还缺小弟吗,非洲血统的那种。”

鼠标全然不顾直播显示框中众人的癫狂,打开最新副本开始开荒。

“新副本对数值要求这么高?!”

“天啊没全ssr队这怕是要gg”

“卧槽大佬你冷静一点!为什么要带个陌生的sr”

“这个棕发小男孩是觉醒卡面吧?!”

“好帅呀这个游戏有这么一个角色吗?!”

“这是什么颜界潜力股?!”

“这张卡我怎么没见过?!”

“楼上上这是稀有卡啊,抽到的没几个”

“人物再好看数值不够也不行啊”

“这数值达不到标准的吧”

“我相信颜的力量,这一定不是什么小角色!”

“+1 这么好看的觉醒肯定也是用心的角色”

“但就算是真爱粉,数值不够也硬刚不动啊”

因为剧情用不同的角色进行时相对应的剧情也有所不同,因此在纲吉的视角下进入下水道后鼠标并没有乱点,而是快狠准地对准三个莫斯卡进行攻击。

“厉害了,这数值居然能刚过去。”

“卧槽,三合一?!这数值怕是要重新开始游戏”

“幸好我走的不是这条线。”

“就算是满破‘轮回·六道骸’也刚不过吧”

“别说六道骸,就是‘咬杀·云雀’也不行啊”

“居然是续航型角色?!”

“我**骗人吧?!”

“除了了平和山本以外居然还有续航型?!”

“天啊这个吸收火焰的技能我看着都心动了”

“这个角色到底什么来头?!”

眼见就快要磨过莫斯卡,却没能料到对面居然会有合体技能,只剩下丝血的情况下血条重新回满。

“卧槽,缺德了。”

“这还怎么打?!掺了料的火焰无法吸收啊”

“这样下去续航技能根本没法用!”

“策划是魔鬼吗?!这条线还怎么玩?!”

“感觉就算有这个角色估计也过不了他的主线吧”

“怎么这个角色的荒开得比其他人还艰难?!”

“这战斗紧凑得都可以出分镜了……”

“完了完了,大佬存档了吗?”

直播框内一片兵荒马乱,眼看纲吉的血条只剩不到十分之一,此时战斗界面的X Burner绝招旁突然出现一个“未完成版 Air”

“卧槽”

“卧槽,还带进化?”

“这真不是bug吗?!为什么会有新绝招?!”

“太好了不用重来了!”

“有点期待绝招是什么样的”

“这个角色怕不是亲儿子”

在万众瞩目下,鼠标点下“未完成版 Air”,只见场景突然转换,竟是出现CG剧情:

【我大意了,没想到他隐藏了这么强的实力……】

【再这样下去的话我就……】

【我到底该怎么办?】

【要是能打出X BUENER……】

???:【打出去不就好了。】

???:【必要的只有刚性与柔之炎,跟你在地面或半空中没有关系吧】

【这个声音……】

???:【废柴阿纲不需要用脑袋想太多,不顾一切豁出去才是你的作风吧】

【……嗯,说的也是】

纲吉缓缓睁开双眼,在他身后绽放开强烈的光芒,大空属性的火焰照出接近白光的颜色,这是肉眼无法直视的光。

坐在机舱中的斯帕纳看着副屏中拔高的火焰数值,瞄了眼手边莫斯卡王拍摄下的黑黄画面手指翻飞。莫斯卡王的冲力并没有因为纲吉突然爆发的火焰而撤退,故技重施,发射掺杂着炮弹的死气之炎一路逼近。

【接我这一招吧】

刚之炎的桀骜让他不能很好稳定下来,过大的冲能几乎要压扁不高的身形,柔之炎和刚之炎在体内横冲直撞。但一旦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纲吉面朝莫斯卡王的手掌爆发出比身后更加强烈的光芒。

【X BURNER ARI——】

砰砰砰——

声势庞大的火焰对上莫斯卡王的炮火,炮弹在两方力量相撞时已经消失,从纲吉手中喷薄而出的力量轻而易举压制住对方的火力,在刚之炎的高温中莫斯卡爆炸得干脆。

嗤——

是气仓开启的声音,散落在旁边瘫痪的莫斯卡中爬出一个金发男子,他利落组装好手枪,浓浓的鼻音中不带任何情绪,只是懒懒散散地承认事实:【我输了】

【哒…哒……】

金发男子:【我没想到你居然能把莫斯卡王破坏成这样,真是强力的招式】

他抬起头,镜头顺着他的目光拍到合金壁上深深嵌出的大型人型坑洞:【不过看来这招还没完成】

趴在地上的纲吉已经失去知觉,金发男子蹲下来对着他自言自语:【我的任务是迎击,再见了。】

一把枪抵在纲吉头上。

砰——

“卧槽”

“逗我?!不可能领便当的吧!?”

“??????”

“放开那个小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

“这个游戏里长得可爱的角色都不会轻易狗带!”

“疯狂奶我家可爱多!!快醒醒啊啊啊啊!”

“神转折呢?!救场的人呢?!”

“不可能!就算是云雀关键时刻还是会有人来的”

“云雀六道骸都没有cg,这个角色什么来头?!”

不出所料,弹幕跟着剧情一起炸了,满满的槽点不知从何说起,徒留群魔乱舞,游戏界面也恰到好处地黑下来。

“等等??后面呢?!把后面的剧情吐出来啊啊”

“大佬!求继续继续打剧情!!”

随着央求的弹幕增加不知谁起的头,礼物通告也不断闪现在界面中。最后礼物实在太多,播主不得不开了个文档打字让大家稳一稳才继续游戏。

呼噜噜噜噜,是水冲泡进碗的声音。

【是日本茶,好香的味道】

【妈妈?】

妈妈:【阿纲,你已经醒了吗?】

妈妈:【很香的味道吧,我上个礼拜狠下心买了这个,贵一点的茶果然就是不一样呢】

【说的也是】

妈妈就着碗边啜了一口,喟叹:【真好喝呀】

【……妈妈,好喝的话可以帮我泡一杯吗?我要跟???去写作业了。】

【啊,茶点还有吗?】

妈妈:【嗯!我去帮你准备吧,狱寺同学和山本同学都回来吗?】

【嗯,应该会来吧。】

蓝波:【妈妈!蓝波大人也要点心!】

一平:【一平也是!】

妈妈:【好,等我一下哦,我倒点果汁给蓝波还有一平喝吧。】

蓝波:【太棒了!蓝波大人想喝葡萄汁!】

一平:【一平最喜欢喝柳橙汁!】

蓝波:【葡萄汁好喝!】

一平:【柳橙汁好喝!】

妈妈:【两种果汁都有,没问题的哦。】

妈妈脚边传来小孩子的欢呼和嬉闹声。

【还真是吵闹呢。】

【不过感觉好轻松……】

【啊……妈妈?妈妈?!】

眼前的人影逐渐模糊消失,纲吉睁开眼:【是梦……?】

画面由模糊转为清晰,摆在面前的是一张纸条,纲吉跟着念出:【史……哈呐】

人影:【是帕,斯帕纳】

【真的耶,加了半浊音要念帕。】

【抱歉,我睡昏头了】

人影:【不用介意】

【这个声音好像在哪听过……大人蓝波吗?】

纲吉突然坐起【莫斯卡!!!!!!】

【没错,是莫斯卡发出来的声音】

【你……你是?!】

斯帕纳:【你那个样子会感冒的】

【诶?】

镜头下移,一条蓝色带白点点的胖次。

【诶?!】

纲吉慌忙抱紧被子,一只手伸过来递过一份工作服。

斯帕纳:【这件借你穿吧】

纲吉突然回神四下环视,满地的机械表明了这个房间的身份——实验室。

【‘我的衣服在那边。】’

镜头转到一根绳上,上面挂着春季三件套:衬衫外套牛仔裤。

斯帕纳:【因为湿透了,所以放着晾干。】

【‘对了,那个时候……’】

【‘操纵莫斯卡跟我打的人,难道……就是这个人?’】

阿嚏!

一个巨大的喷嚏震得屏幕都抖动一番,一杯茶也跟着递了过来。

斯帕纳:【喝杯茶吧,会暖和一点的】

纲吉显然不信,一脸怀疑的看看他又看看茶

斯帕纳:【里头没有放奇怪的东西】

斯帕纳:【绿茶,日本人应该很爱喝吧】

【啊,嗯6……】

【‘是这个人泡的茶吗,我刚才闻到的香味就是这个?’】

【‘对了,这里是……’】

看到放在罐子上自己的随身物品,纲吉急了:【啊!我的护身符!】

呜——

纲吉突然僵住,毛骨悚然的感觉让他一动也不敢动。

斯帕纳:【别吵,彭格列。】

斯帕纳:【你现在可是处于下落不明的状态。】

“突然兴奋,这是什么展开?小黑屋囚JIN play!?”

“反应这么迟钝是怎么生存下来的23333”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回忆杀,爆哭”

“这个福利可还行哈哈哈哈”

“话说他们打斗的地方是下水道吧?怎么那么干净”

“衣服不洗真的不会又味道吗?!”

“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小迷糊,吃可爱长大的吧”

“我就知道肯定没死!!!!!!!”

“奶一口助力!既然没死那么一定是有人倒戈了!”

“楼上的奶真可怕,求奶一口让我抽到咬杀·云雀”

“心疼小可爱,突然可爱真的是受不了呢qwqqq”

“这算是被虐到想妈妈了吗2333清纯不做作”

“真的是一个普通男孩子会有的思维呢”

“那么问题来了,这样一个小可爱是怎么成为”

“这个游戏中的角色的”

“这么软萌的一面简直勾得我老阿姨之心蠢蠢欲动”

“是要圈养的了!这对意外很好吃呀?!”

“入坑为敬!这一定是官配没跑了!”

【总之大家都在等我,我不能一直待在这种地方。】

纲吉试探着想要挪动,被身后的莫斯卡用枪直接吓回原地。

斯帕纳:【什么事?】

【请问,其他人……现在外面是什么状况?】

斯帕纳:【外面?】

【就是除了我以外的人!你有听到什么消息吗?】

斯帕纳(摘下防护镜):【哦?】

【刚才你说的那番话我也听不懂,为什么你没有把我……处理掉?】

【为什么要让我的招式完成?】

【你不是米尔菲奥雷的人吗?】

【还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

斯帕纳:【不要一次问这么多】

【诶…非常抱歉……】

炮响连珠一般的问话戛然而止,两人静止几秒后,斯帕纳打破沉闷:【我不是说过,想看看完成之后的招式了么。还有,那个时候之所以没有把你处理掉,是我不喜欢那样做。】

斯帕纳:【如果是隔着屏幕就算了,要我亲手把人解决掉的话总觉得太真实,不太好吧。】

【你在说什么?!不管有没有隔着荧幕都不可以杀人的吧!】

斯帕纳:【哦?】

【啊!不好意思!我老毛病又犯了!】

纲吉也察觉自己刚才那番话在现在这个处境下的不妥,连忙道歉。

斯帕纳:【你说的外面是这个房间的外面吗。】

【是……是的!】

斯帕纳:【我不知道,不过正一好像很着急的样子。】

【你说的正一是指入江正一吗?!】

斯帕纳:【吵死了。】

嗡——

纲吉身后的莫斯卡抬起手臂,黑洞洞的枪口直指他。

【好的!不好意思!我会安静的!】

斯帕纳:【吵死了。】

嗡——

纲吉慌忙捂住嘴,安静如鸡。

斯帕纳放下防护镜继续工作。

纲吉看着斯帕纳的背影止不住的心慌:【‘入境正一真的在这里,就在附近了!’】

斯帕纳:【不过劝你们还是不要找正一的麻烦比较好。】

【诶?】

斯帕纳:【我在高中的国际机器人大赛就认识他了,正一是个狠角色。】

斯帕纳:【总是可以纵观大局,相当了不起。】

【……】

“有没有人好奇这个入江正一呀?”

“感觉错过一个世界的剧情,谁能给我科普一下”

“有正一这个卡,不过是张摆设,几乎没什么数值,”

“这样的卡居然也有剧情?!看上去还是大boss”

“这个剧情比其他卡牌的剧情都完整一些”

“我去做个剧情线!”

“感觉有这个角色的剧情好像有些线索能串起来了”

这时播主又打开文档,打下暂时有事的字样,就关闭了直播间,留下一堆懵逼的观众。

<po主的直播间还有5秒进入轮播>

“??????????”

“卧槽,我还想要看后面的剧情呢!”

“等等!大佬你先把这段剧情过完再走!不!!!”

“这就没了?!啥时候下一次播?”

“哦哦哦,大佬在论坛发了时间。”

“看来事挺急的,都没仔细打个招呼。”

“只能等下次了”

直播间的观众数字迅速下降,直到归于零


评论(12)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