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望

只是一个总是遇到瓶颈的小透明渣渣

甜腻的日常[美食组]

美食组

弗朗西斯是个被他导师从法国骗来的交换生,照他的理想来说交换生就是悠闲地讨论美食性福地享受人生。

但真到交换日当天他睁睁看着中国队那个身材最好的御姐走向了他导师的身后时,悠然期待的心境被打破了。

只是后来他无能为力地目睹了却不能阻止这个残忍的真相后,便在中国宿舍用电话各种歇斯底里地向他的导师发出自内心深处的诅咒和他能想到的所有粗词,最后骂完了也坠入了人生的自我厌弃中。

当然这件事之后的一段时间,弗朗西斯突然散发着荷尔蒙绅士地为女士们提供便利时,没有人知道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中住了一位救赎。一切绝望全都止于那个天使,他认定的毕生伴侣,他们西点系的临时代课师傅王耀。

然而当弗朗西斯表示要用世界上最美好的词来衬托她时,出现了一次令人惊喜额澡堂奇遇。这次的惊喜让他又莫名地崩毁了一段时间的三观,接着便以一种悲愤的姿态不顾一切地继续追求着他的天使。

这里忘了说了,弗朗西斯暗恋的王耀,男,今年芳龄31,是这个学校最受欢迎的烹饪系厨师没有之一,做得一手好菜,但是身为直男却糊里糊涂地和他临时辅导的外国学生来了电,在请假的老师回来后一直和那个金发的外国学生保持着联系。

故事就是从他们交往后发生的......

“注意了,这里的翻炒要顺着火的势头压着火炒,不然菜很容易失败,而且动作不对还很容易伤到自己阿鲁。”一个漂亮的压火在锅中菜的躁动声里划出娴熟地弧度“大家可以先用空锅试试,要小心点技巧的运动不要伤到手腕了,现在大家也在自己的位置上试试吧阿鲁。”

“小耀~”话语间背后一双手悄悄搂了过来,倏地收紧致使王耀手中翻炒的大炒锅一顿,差点错了火候。

“哎!呀!别抱我,回来火灼着你了怎么办,你学的是西点不要老是往我这里跑啊阿鲁,我这里是烹饪系啊啊啊。”慌神了一瞬,王耀稳住锅,在周围学生的惊呼声中一个漂亮的挟锅把菜扣到瓷白的盘子里,在关火的瞬间狠狠给了身后人一个栗子“你是西点系的呀,老是往烹饪系跑很容易伤着手的阿鲁,到时候看你怎么办。”

“诶~,小耀我这不是等不及了嘛,谁让我现在爱你爱得恨不得永远跟你在一起呢,虽然我们不是一个系的但这阻挡不了我的步伐的。”弗朗把头埋在王耀汗湿的颈侧,高大的身形配上低哑磁性的声音撒娇起来让这一系本就少的可怜的女生脸上泛起红晕,不论听几次她们都觉得脸红心跳到犯规。

淡淡的饭食的香味如果和汗液的咸湿味混合在一起也并不是多好闻,而且烹饪系的厨房乱且温度高的离谱。这点让弗朗西斯也不得不皱眉,可是这一切的艰苦和陪伴王耀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虽然有时候他也很想让王耀只看自己只陪自己,但是这种想法在见到王耀对于学生的重视时忍了下来,因为那种期待地表情让他也是不可救药地喜欢。

挂在王耀的身上美滋滋地脸贴着脸,汗液滑下也只能让他们的肌肤贴的更近,弗朗喜欢这种感觉。

“……”周围人默默识相地各自回到各自的位置开始闷头练习,毕竟单身狗习惯了久了会被闪瞎的。

“这下你满意了吧阿鲁。”用筷子夹起炒好的菜塞进旁边脑袋的嘴里,自己也夹了一筷子,在尝到菜没有失味后满意地眯眯眼“幸好菜没糊,不然估计你就要被勒令不准进这里了阿鲁。”

“小耀别这样嘛,接下来不是另一位师傅的事了吗,你没事我没事那我们就一起去约会吧。”自顾自定好行程,弗朗西斯匆匆推着王耀进隔间。

“等…等等我自己会换。”愣愣地被推进换衣室王耀才忽然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阻开不怀好意伸过来的爪子,但还是迟了一步。

弗朗西斯迅速上前贴紧王耀光裸的上半身,搂紧他低语“你看,我在你的课上这里一直在不停地跳动,而一旦离了你就动不了了。”

“别说的那么肉麻,我可不是什么小女生,不吃这套。”老脸一红,王耀确实隔着单薄的衣服感受到了那阵阵缓慢有力地跳动,嘴上硬了硬却还是回搂回去。

“是是,我亲爱的耀啊,虽然课上的你我不能独占,那么能让我独占你的课下所有时间吗?”在王耀的嘴角落下一吻,弗朗西斯眼里满满都是让人沉溺的暗韵“今天是国际亲吻节能不能不要拒绝我?”

额头抵着额头,弗朗试着吻住王耀,然后打开关口后得到了不怎么熟练地迎接。

惊喜地加深一吻,弗朗双手捧住王耀的脸颊,垂下双眼看着王耀紧张得直翘的睫毛。

“啊——师傅我不是故意的!”一个男生开门准备进来拿忘记的毛巾就见到两人毫无顾忌地接吻“哐当”撞到旁边的墙上才回过神道歉关门一气呵成。

嘴角略带笑意地放弃这个难得地机会继续亲了下嘴角,弗朗顺手吃了把豆腐帮自己的恋人更换衣服。他记得以前中国这里也有着更衣为结的习俗,这样他们的恋情才更顺理成章不是吗?

“小耀,et'aime”弗朗西斯扣上王耀衣服上的最后一个扣子,抬起对方右手的无名指处再次落下一吻“下一次亲吻这里时我将为你奉上戒指和婚礼。”

“……你这孩子…真肉麻阿鲁…”抬起手挡住发红的脸,王耀这回也被UI方的话语和声音来了个双重连击,眼神飘忽不定地动着“知道啦阿鲁,如果你到时候还不准备放弃的话…..”

“谢谢你对我的仁慈。”搂着王耀推开更衣室的门,弗朗还想再说些什么讨好恋人,但是“哗啦啦”一堆倒的人让他还想说的甜言蜜语全都卡了壳。

“小耀…这也是你们的习俗吗?”傻傻地问了句,弗朗觉得自己都很傻。

“你们!不练习都挤在这里干什么阿鲁!”赶小鸡般哄散众人,王耀在一片哀嚎起哄中红着脸拉起弗朗西斯冲到门外“弗朗西斯!下次不准没经过我允许就来烹饪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是。”吃吃地笑开,弗朗老实地回答,其实交换生并没有那么糟糕?弗朗的回答是肯定。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