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望

只是一个总是遇到瓶颈的小透明渣渣

工口前传[好茶组]

好茶

“叩叩”门外的仆人战战兢兢地叩响了雕花木门。

“什么事。”毛笔的转顿间不带丝毫停滞,流畅地带过最后一笔,屋里的人满意地搁置下笔,轻轻举起蒿纸。

“奴才们刚才在后院里抓着了一个小鬼,不知主人准备怎么处置。”身子一抖,外面的人因为知识的匮乏不知该怎么与屋里的人如何描述。

“直接按规矩处理了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通报?”平静地话语却让门外本就弯腰弯得低低的仆役双腿一抖直接跪了下来。

“主人息怒......”头贴至微糙的地面,毫不在意发红的额头,仆役有些欲言又止因为知识的匮乏不知该怎么与屋里的人如何描述。

“因为那个孩子……在我们抓获前曾激烈地反抗因为反抗时的状况太过诡异,所以……”

“哦?”王耀听此挑挑眉,颇有兴趣地推开屋门,单背着手看着匍匐在地的仆人“带路”

“是……”仆役站起身,恭敬地引道。

‘诡异的状况吗?’嘴角扩开细微的弧度,乏味的人生应该有点调味不是吗?

“主人,就是这个孩子......”推开院子拐角处的门板,仆役只来得及说一句控告就只能愣愣地看着屋里。

“哦?”没有在意仆役这冒犯的举动,王耀上前大跨一步也瞅见屋里的状况,之间院里的园丁都上前来压制这个异发的小鬼,但大部分都是浮在半空,这让剩下的人都不敢上前帮忙,在主人和未知恐惧之间,他们犹豫着不敢妄动,两方滑稽地僵持着。

“你们…这些猪猡…给我滚开啊…混蛋。”小孩子细细的声音让他手中的石子一顿,在袍下指尖处灵活地转了几番又重新捏回掌心。

“谁家的孩子这么无礼?”终于,王耀出声打断了这场僵持。由于主人的出声,其他仆人们自动退下在四周向他行礼,不再试图压制这个孩子。

在仆人们退下后他才见着小孩的全样模样,皮肤粉嫩出水,柔柔软软的一团,但是头上的金发却让他看起来比东方的小娃娃多了点成熟感,整个脸型比起馒头更像个金黄的煎包,王耀不知不觉对这个孩子观察歪到天边去了。

但也就是这一小团煎包让他院下的一干仆役都束手无策。

“哼,你是这里的主人吧。”小煎包故作痞气地使劲抹抹脸上的灰“没想到却受到这种待遇,这就是你们东方人的待客之道吗。”

“当然不是,阁下如果从正门送帖请访,我自当以贵客相待,所以不知煎…咳咳汝以何种方式入来?”恶劣地砸下去一堆文绉绉的话,果不其然,王耀就看见那张圆乎乎的小脸皱了起来。

‘唔,这回更像煎包了。’王耀恶劣而愉悦地想着,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困扰让面前的小包子脸皱得更厉害了。

“可恶……若法那个笨蛋,怎么还不来,要不是……我早就…….”孩子自顾自地碎碎念着些什么,王耀眯起眼见着包子的脸越来越鼓忍不住了,一个垫步悄然绕到微微低头的小煎包身后。

仆人们见状默默退出屋子,因为他们知道主人恶作剧的心态又起,曾经自顾不暇过的他们为那个像小包子一样软得小家伙默哀几下转眼便抛到脑后各干各的事去了。

“若法…若得法规即为王么….名字甚好,此人如此让你挂惦?莫非不是你的亲人长辈?”猛地探到孩子耳边出声,王耀嘴角噙着笑意瞬间爆退五尺开外。

“砰噗”小家伙周围的空气震荡开一圈就那么炸开来,气劲就像那山上的罡风掀得王耀的袍子都冽冽作响。

“你什么时候在我身边的!”小家伙全身绷得紧紧的像一只炸毛的猫咪,王耀饶有兴趣地看着他这样。

“吾为何不能近汝之身?此地为吾所所得何人敢于指手画脚?”手收在一起走近这个炸毛的小家伙,王耀越发地觉着有趣。

“抱歉抱歉,是我看管不力让这孩子遛了出来,亚瑟…还不快道歉。”门口忽然闯进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在拦下王耀的气劲后一巴掌拍在孩童头上,最后一句轻声催促着。

“哼,大笨蛋!你怎么才来!”毫无威慑力的力道落在少女身上没有一点说服力。

“好啦好啦,现在赶紧和人家道歉吧,今儿是你不对。”少女在孩子耳边说了什么,孩子只得一脸不爽地靠近过去。

“对!不!起!”冲着王耀哼哼两声,亚瑟显然不想久留。

“你认为一句对不起就够了?”王耀弯下腰捏住亚瑟脸上软软的肉,亲了亲对方的嘴唇“按照我的规矩的话本应该把你留在这里。”

“你你你我我我……”被王耀突如其来的一吻给唬住了,并不知情爱为何物的孩童脸色涨红“kiss……”“呵呵,这是擅闯吾处住宅的处罚,虽然我想你应该不会再有下次了但是还是给你点教训吧。”王耀的指尖在唇线上划出一抹挑逗“毕竟我可是男女通吃的啊。”

“那么就打扰您了,我们先告辞。”学着东方的礼节双手一拜,少女顾不得王耀的回礼匆匆拎着孩子的墨绿披风转眼消失。

“唔…真是有趣呢。”将这件事抛之脑后,王耀走出这个有些杂乱的房间“阿板把账簿给我,顺带叫所有的分铺掌柜们明天来开会。”

“是……”为王耀领路的那个仆役跟在王耀身后一个恭送就立刻去置办执行。

“啊~也该是好好整顿一下风气的时候了呢。”没有人跟随的王耀瞬间懒散下来,大大地撑个懒腰才走进书房。

而另一边少女严肃地告诫着孩子“都说了不要乱跑了,怎么就不听我的呢,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这个国土上除了君王最强的存在。”

“下次不要再和我一起来了,好好反省一下。”把小家伙扔回船上“马上我们也可以回家了。”

“…….最强…的存在?”亚瑟也诶有细听他的同伴说了些什么“那么…若法,你说我可不可以在变强以后对他负责?”

“哈?”少女夸张地张开嘴,一副‘你在和我开玩笑’的表情“你知道那家伙是谁吗?!”

“不知道,但我只知道是个男人就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起责任。”抱胸看着渐离的土地“既然我的初吻给了他就因该对他负责。”

“哈…..”少女无奈地看了眼孩子“随你便吧,只要你能自己重新独自一人来到这里我就不拦你,但愿你到时候别被虐的太惨。”

因为他知道亚瑟一旦决定了什么事就不会改变,但愿那个男人到时候能够弱一些吧。

“你知道吗?”夜里,亚瑟搂着疲惫昏睡的王耀虔诚地亲吻着他的额头,鼻尖,唇角“所以都说了会对你负责啊……”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