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望

一条咸鱼

无题[丝路组]

丝路

“呼…终于到了呢。”王耀抬手半遮半望着远处的黑点,茫茫的荒漠中绿洲的轮廓在骆驼一颠一颠的步伐下变得明显。

“后面保持住队形,就要到目的地了阿鲁!”朝后面疲惫的商员们提声鼓励,王耀眼中也是掩耐不住的累乏。

“哦嘞嘞嘞。”后面同样饱受风沙欺负的商员们欢呼一声,勒紧绞绳驱赶骆驼加紧了步子。

‘噗’跳下后脚边吸收了声音的沙尘在脚下调皮地打了个旋慢慢飘向沙漠深处。

“欢迎再次来到西方,我可爱的大秦啊,让我看看你又带了什么新奇的东西。”脚踏上不同于砂砾散软感的硬质土地,王耀每次走过沙漠都会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不过好在这种感觉除了第一次很快都会被向自己大步走来的人给打破。

“我这次可是费尽心思带

来了一批质地较好的丝绸,你可不能再糟蹋了。”淡定地被对方狠狠搂住,颇为抱怨地解开旁边用羊皮细细包裹的草绳,毕竟沙漠的侵蚀下想要运输一批比较娇贵的丝绸是很不容易的。

“是是。”注意力完全不在丝绸上的罗/马懊恼了下王耀逃离得不着痕迹,接着贴上去试图帮忙。

“给,接好了别再出错了。”挑出一卷软红色的丝绸趁机塞到凑过来的罗/马怀里“要这个是掉了这次的所有商品价格提一倍阿鲁。”

“诶诶诶?!大秦你不能这样qaq”手忙脚乱地小心抱紧几乎抵得上黄金的柔软布料,罗/马一脸哭丧样地控诉“每次都是这样,好不容易来一次就要提高价格,价钱价钱的,都没时间和我说说你们的事。”

“…….知道了,这次过来和你多聊聊就是了阿鲁。”经罗/马这么一说,王耀也发觉自己每次来的时候都把价钱提的有些高,心虚地别开头。

“大秦…”一直温和有礼的东方美人开始卸下自己防备的样子确实动人。罗/马一个冲动,大手猛地一勾,挽住王耀的腰低头就是一个响亮的亲吻。

“啵~”

王耀呆愣愣地感觉到下巴上微微刺痛的沙麻感,紧接着一个韧韧的肉质贴到嘴上,羞人的声音传来后才勉强回神。

“!你在做什么?!”一掌拍开身前高大的人影,王耀在一片善意的起哄中红透了脸,转而又一脸恼怒,拔出佩剑刺向对方“你这是准备向我宣战吗!”

“∑”罗/马没想到一时的贪嘴给自己招来那么大的麻烦,躲开锋芒毕露的剑刃慌张地解释“不是啊,赛里斯,我只是…”

“闭嘴!谁让你这么喊我了,我们不熟阿鲁!”手腕翻转间剑以刁钻的角度继续攻击着罗/马,直达脖颈的红晕让他看起来没什么说服力,但是手中的剑却没有丝毫停顿。

“所以说赛里斯…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礼节啊。”罗/马躲得越来越辛苦,一脸憋屈地不敢还手。

“这是什么鬼礼节!”王耀手中剑一个劈砍便削了罗/马身下麻布的一角,招招紧逼下档的剑式让罗/马根本不敢怀疑要是砍到了自己的命根子会是什么后果。

“咿——赛里斯你要冷静QAQQQQQQQQ”罗马哭着脸一手卡住王耀的脉门掐紧麻筋。

“咣当”终于危险的凶器掉在了石地上,薄韧的剑刃发出清脆的声音。

“大秦陛下……”外交头领终于憋笑着走出来恭敬地朝双手被拿住的王耀做礼解围“罗/马大人说的没错,在他们这里如果高兴的画都会用亲吻之类的肢体接触来表达…噗…感情”

“……”王耀脖颈的红晕已经盖上了面颊,照罗/马的话来说就是整个人都成了一个熟透的番茄。

‘…糗大了…’心里这么想着,王耀却始终梗着脖子不愿道歉,尽管他刚才差点伤到对方的命根子。



“赛里斯~是我错啦。”讨好地松开卡住对方脉门的手,捡起掉到地上冷锋的宝剑帮他小心地插回刀鞘,罗/马表示刚才的危机他实在不想再有第二次,命根子的危机让他也开始学乖,想起那剑上的寒光他就不住想夹紧两腿。

“……”脸色终于软和下来,王耀瞥见那些商员们和罗/马的手下谈生意的谈生意,打诨的早就不知道遛哪去了,那位解说的大臣也识趣地退下和那些外邦人谈着布匹的价格换算,面子上也算是挽回了一点,他也不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的人。

“我们的礼节不同,再有下次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了阿鲁。”扬扬头示意自己已经原谅他了,王耀的脸色还是有些发黑。

“是是是,我都听赛里斯的。”罗/马傻笑着凑上去,刚才虽然遭遇了一场性福危机,但是这人的滋味确实美好,让他这个尝遍美人的人都有些上瘾了。

“嗯?你说了都听我的对吧?”王耀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展开笑颜。

“嗯嗯。”虽然背后发凉,但是王耀难得一见的笑容还是让罗/马干脆地点了头。

“那好,大家都听到了吧,这次的布价都翻一倍阿鲁!”眼睛闪亮亮地看着罗/马,王耀朝那些竖过来的耳朵发了这么一道旨令“这可是罗/马亲自说的哦~”

加重了名字的读音,在罗/马还沉浸在这一声名字委婉的喊音中时,所有商员欢呼一声,罗/马这边的人没想到他们的国家兼首领会那么干脆地答应东方美人这几乎任性的要求。

不过看到自家首领那傻笑后,所有的人都默默捂脸,这个突然坠入爱河的傻蛋绝对不是他们那个精明冷酷的首领!

沉浸在东方美人的笑蔻里的罗/马绝对不会想到就是这个瞬间他一直苦心树立的高冷帝王形象崩塌了,然而美人是那么好征服的吗?

答案当然是不,所以这位已经被征服的帝王想要得到美人的芳心就需要靠漫长的时间来俘获喽。

至于能不能到那时?

时间会告诉我们一切哦。

不过现在嘛……

“赛里斯你和我再多说说你们那里的事吧。”单手撑头的罗/马侧卧在长榻上,看着葡萄的汁液浸润着那双使他以身犯险去品尝的柔软嘴唇,咽了咽口水。果然他还是想要再试一次。

“知道了阿鲁。”咽下甜腻味道的葡萄,王耀用他那独特的嗓音为他的好友娓娓道来那奇闻异事。

时间来证明他们的羁绊与爱情。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