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望

一条咸鱼

老夫老妻[金钱组]

金钱

“唔…”一个吻落在嘴角,浅浅地舔舐让他眯起眼睛看向枕边人。

“耀,该起床了。”那人落下的阴影一亮,取而代之的是被他挡住的较亮的光线。

“嗯…不要阿鲁。”本就有些习惯于黑暗的双眼被光线一刺激倒是坚定了王耀不想起床的念头,被子一卷盖住头翻个身继续准备补眠。

“不要睡了。”娴熟地抽出被裹住的乱糟糟的脑袋,阿尔掐住他的腋窝让他整个人都半靠在自己身上,顺势再一吻落下,这次不同于刚才的浅吻,突然的侵占轻易打开了王耀口中的关卡。

“嗯嗯嗯…唔…哈…你干什么。”激烈的吻甚至开始夺取空气,这让王耀的汗毛都开始倒竖,在争夺空气的时候猛地退开阿尔“今天发什么疯,唔…”

“哈哈…啊哈……”终于在终于支撑不住后软到阿尔怀里的王耀终于醒困了,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耀…”阿尔低压的声音带着一丝睡醒的慵懒和嘶哑,包含情意的喊着爱人的名字“今天你知道是什么日子吗?”

“哈…不知道…哈…哈…”气鼓鼓地回给阿尔一个乱蓬蓬的后脑勺,王耀一脸不爽,搁着谁大早上就差点憋死谁能高兴。

“今天是国际接吻日呢…”熟知爱人一切的阿尔讨好地用嘴唇摩挲着对方的耳朵,在薄薄的一层绒毛上轻轻哈气,同一只大型的毛绒犬样半挂在王耀身上。

“哼,那又怎么样。”轻哼一声,王耀颇为不爽地回头瞪一眼然后继续生气。

“是是是,不怎么样。”吻顺着耳尖滑至脖颈下颌,情色地啜下一个吻,阿尔好脾气地附和着。

“哎!呀!大清早发什么春,快起来我去做饭阿鲁。”见着情况不妙,王耀一个激灵,顾不上发火挣扎着想从阿尔的怀抱里逃脱。

“不急,现在还早着呢。”搂着腰的手滑到肚子上,掌心盖住肚脐揉搓,另一只手则挑逗地往更下面滑去,阿尔嘴角勾出一个宠溺的微笑“毕竟另一方面的饥饿感也需要填饱呢。”

“啊…哈…我错了阿鲁,马上起来啊喂。”眼见男人的手就要碰到自己那处敏感的地方。

手掐住那只罪恶的手肘处的麻穴,王耀险险地避过了一次继续掉节操的运动,早晨的爱是冲动,王耀因为贪睡已经吃了几次亏了。

“但是这次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阿鲁。”王耀手腕一抬,两只咸猪手从被窝里被掐了出来,心有余悸地小声地低估。

“是是。”阿尔一个翻身腿正好压在王耀的胯部,因为惯性王耀被迫重新躺回床上,散散的头发在被子不规则的压痕里伸展着不规律的线条,但这并不影响他的性欲。

“啊疼疼疼——”王耀惨叫一声,阿尔的腿部力量有些大,又一下压住他的麻筋了,这一下实实地让他疼得卸下了劲。

“额…耀,抱歉。”慌忙移开身子,阿尔紧张地看着王耀“还疼吗?”

“你个混小子,老人的身子骨很脆的阿鲁!”一个手刀轻轻打在阿尔头上,王耀的脸色还是有些抽搐。

“抱歉是我不好。”阿尔小心地给王耀揉揉筋骨“我该罚,今天就罚我做饭吧。”

“……你确定不会叫外卖?”王耀有些犹豫,但是作为家里较勤劳的人他还是想要偶尔偷偷懒,于是他只是顿了顿便大手一挥“要是做的不好吃可是要斩首问罪的阿鲁。”

“那你先躺一会吧。”在王耀头上落下一个轻吻,阿尔掀开被子利落地穿上衣服“不要睡了,就这样躺一会马上就好。”

“我可是很期待你的料理呢,做不好就真揍你哦阿鲁。”挥挥拳头,在身子又一下僵硬后王耀老实了。

“当然了,hero可是hero呢。”醒困后的阿尔有变回了张扬的本色“耀不要乱动哦。”

接下来就是在一段时间后,楼下厨房隐约传来了“哐啷嘀咚”的嘈杂声,王耀越听越不安“还是下去看看吧阿鲁…疼。”

套了件外套,王耀揉揉还有些酸麻的大腿筋,微微踉跄地扶着墙走下去。

“唔……”不爽地看着面前有些滑稽的三明治,阿尔的头上几乎开始冒起黑线,他该怎么把这个飘着“fuck”字样的早点送上楼?他家这位的嘴可是很挑的。

“哼,我就知道会这样阿鲁。”厨房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阿尔错愕地回过头看着王耀一脸“没有我你还是不行吧”的高傲表情看着他。哦,天啊,他就是爱死了王耀这副模样,不过当务之急是先让他休息好。

“耀,我…”阿尔瞥了眼桌上的一片狼藉,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

“好啦,先收拾一下。”叹口气,王耀利落地收拾着桌台“先把面给我。”

“啊?哦哦。”抖着手从袋子里掏出面包切片递过去,他不忘加一句讨好的话“果然没有耀的话我根本活不下去呢。”

“油嘴滑舌,都在一起多长时间了还那么肉麻。”手起刀落,利落地把蔬菜切成等薄摆在面包上,王耀毫不吝啬地扔过去一枚眼刀。

“mua”响亮地亲一下,阿尔继续傻笑着看王耀做着简易的早餐,他只知道他的爱人在认真做什么事的时候都超性感的。

“国际亲吻节快乐。”脖颈一凉,王耀低头就看见一条小小的扣着金丝的猫眼宝石挂在脖颈间。

“今天我可以约你一起约会吗?”阿尔亲吻着王耀乱乱的发旋。

“当然可以了,今天就破例陪你一起玩吧。”王耀一刀把正方形从对角切开,撞撞身后的人调侃“朕恩准。”

黑色的猫眼中透着深金,是谁的双眼?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