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望

只是一个总是遇到瓶颈的小透明渣渣

无法逃离的背叛[极东(1)]

极东(1)

公司?

家族?

特务?

这些梗听着都过时了,可是却真实地默默地以它们的方式生存着。

Aph历史系学院,是个拥有悠久历史的学院,其初建时间连第一任校长都不清楚,而且这个学校不同于其余散漫的大学,其教师认真负责的态度甚至让许多小学老师都往而兴叹,同时也让不少偷奸耍滑的小鬼才们为此哀嚎。

本田菊和王耀便是这其中的一员,在这个竞争力可以说是极强的地方成为了辩论战友和朋友。

“哎呀,小菊早上好阿鲁。”在厚重的人流中一眼瞄见稍矮的本田菊,王耀挥着手中的蓝色塑料饭盒示意对方自己的位置。

“啊,阿耀早上好。”走过去熟稔地接过属于自己的午饭,本田一脸期待地死死盯着王耀“不知道耀君今天会做什么呢。”

“哼哼…”王耀骄傲地摇了摇手指“不许打开,中午就知道啦阿鲁。”

“是是。”附和着王耀的话,本田习以为常地挤挤眼,收起便当。

“不准提前偷看哦。”本田眼中满是对午饭的期待,这个认知不论得到多少遍认知都王耀觉得满足不已。‘啊~果然料理才是能让人幸福的呢。’王耀这么想着,周身几乎开满了小花。

“哦,小耀和本田都在呢,正好,今天呀,我和校长那个老家伙声明过了,明天就会带你们去看看我们历史系的正院之宝。”最德高望重的老教授颤巍巍地拄着拐杖逆流而来,眼中的透彻很容易让人忽视他本身的身体状况,可是里面满载着的睿智深邃与眼角略浑浊的颜色却明明白白地表明了这位老人已年过花甲,而论其功绩,王耀和本田也当之无愧地喊其一声“老师”

“嗯!”两人微微愣神后眼中是相同的欣喜若狂和不敢置信,如同中了大奖的眼神博得了老人少许的愉悦。

“呵呵,现在的年轻人啊,要稳住气才行啊,那么浮躁可不像我当年…”乐呵呵地捻住下巴没剩几根的胡子,老人的话匣子被打开,作势侃侃而谈。

“∑”两人头皮一麻,对视一眼知道老人唯一的毛病又犯了,硬着头皮准备听下去。

“啊哈,看你们两个小家伙吓得,老头子我不逗你们了,赶紧去上课吧。”老人“吭吭咔咔”地笑呛了,边咳边乐呵地看着两人如同上刑场的表情。

“……”他们被最严谨的老师所调笑了该怎么办?两人认栽地无奈对视一眼,好吧他们什么都不能做。

“啊,对了。”王耀走着走着一拍脑门,把包中另一个精致的雕栏木盒递过去“老师你的身体负担不了那些口味稍重的菜系,现好正值夏季,我做了点低糖的苦瓜饼和苦瓜汁,应该能给老师你解解馋。”

“哦,原来是这样啊。”老人笑着接过盒子,举起来冲着王耀晃晃“真的不是贿赂老师?”

“不是绝对不是阿鲁!”王耀拼命摇头,小辫子甩得一翘一翘,就差脑门挂上个我是好学生的标志了。

“不逗你们了,快去上课吧,现在应该快迟到了吧。”老人瞟了一眼王耀身侧墙角的笨重挂钟。

王耀也跟着看过去,在发现还有一分钟就要打铃时惨叫一声“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师我先告辞!”

“啊…啊…耀君请等等我…….”身边人的位置瞬间只剩下了少许烟尘,本田菊慌忙向老人行礼后追上去。

“呵呵,现在的年轻人呦。”摇摇头拎着盒子继续巡视着,老人嘴角挂着笑容“真不不知道这点心味道会是怎么样呢。”

“报告!!”终于…一个急刹车,王耀的身影踩着铃声出现在教室门口,身后的气流带起了一阵烟雾。

“进来…”老师淡定地翻着点名册,对于王耀的掐着点他不能说些什么,更何况他还帮他们留住了德高望

重的老先生,这让历史系的老师们对于王耀都比较宽容。

“额……哈…哈…哈…报告……”勉强跟在王耀身后撑膝大口喘气,本田菊暂时也维持不了他以往淡定优雅的风格了。

“额,本田同学?快进来吧,要上课了。”教授错愕地抬头看着从没缺勤的好学生在最后一秒像王耀那样掐着时间进来。

“抱歉…不会再有下次了……”深吸一口气,稍稍安抚下跳着迪斯科的心脏,本田菊歉意地朝老师躬躬身。

“kesese太好啦,没我们什么事,诶,教授低头了,快快快。”门口兮缩沥沥的声音让教授手中的书页狠狠地起了褶皱。

“基尔伯特!”脚步有些僵硬,但是被喊道的人只是加速了溜向座位的速度…….

“弗朗西斯!”尴尬地撩起性感地头发,此人深邃的眉头略带忧伤地皱紧,惹得下方一些单纯的女生还会脸红,当然脚下的步伐也是骤然加快…….

“安东尼奥!”那人干脆地站住脚跟回头冲老师傻笑着,墨绿的双眼闪亮亮地看着老师,企图悄悄挪回位子上…….

“……你们几个!给我在后面拿着笔记好好记!”毫不留情地掰碎粉笔头把这三个浑水摸鱼的学生砸出来,霸气地指指后面雪白的墙,教授尽责地打开课本“下面请同学们把书翻到第四十页。”

“切,什么嘛,又被逮到了。”头顶着课本一摇一晃地看着前面写着笔记的教授,基尔伯特悄悄团起一个纸团砸向第一排的本田菊。

“嚓”手指一夹,在教授转身前王耀警告地回头瞪了眼基尔伯特。

“呦,身手不错嘛。”小小地绕个口哨在嘴里,安东尼奥冲也不时瞪着自己的罗马诺咧开一个大大的笑脸,捣捣身边的弗朗。

“的确啊。”摩挲着下巴的胡茬,弗朗调侃地看着基尔伯特“难不成你想泡那个第一排的小家伙?劝你还是算了吧,没见到人家护短护得厉害吗。”

“kesese,你不觉得他的那个兄长比较有趣吗。”从怀里偷偷掏出肥啾,放在头顶的发旋处靠蓬松的头发挡住黄绒绒的一团,基尔饶有兴趣地看着王耀一身臧红的长衫“能够接住本大爷的攻击可不是什么普通人啊kesese。”

“你这么说哥哥也有些感兴趣了呢。”在一堆人头中仔仔细细地扫视着王耀,弗朗被基尔一提醒也来了兴致“不过你貌似知道些什么情报呢,快拿出来和哥哥分享一下吧。”

“诶?有什么好玩的事吗?”安东尼奥在实在不能引起罗马诺的注意后也过来凑了热闹。

“kesese,本大爷可是帅得像小鸟一样的人呀,怎么可能不知道。”摆摆手让他们拢过来一点,基尔压低声音“那个本田菊听说是从小被王耀从人贩子手下救出的,因为没有亲人所以跟了王耀。”

“那为什么他们不同姓呢?”安东尼奥急闹闹地插了句。

“本大爷听说是那个家伙的祖籍不允许加进外人所以只能用他本来的姓氏。”

“怪不得呢。”弗朗一阵唏嘘。

“还有啊……”

“基尔伯特!安东尼奥!弗朗西斯!给我到走廊去!”基尔还想继续再八卦下去,但是在课堂上的教授却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手中的粉笔断成几截,教授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能发飙。

三人识相地在教授爆发前蹿出门外。

“一群笨蛋……”罗马诺在座位上不认直视地捂脸不去看,太丢人了。

淡淡看了眼外面三人被拉长的影子,王耀继续专心地记着笔记。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