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望

只是一个总是遇到瓶颈的小透明渣渣

愉快的一天[露中]

露中

“小~耀~”随着声音从门后慢慢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伊万双手扒住门框愉快地和床上脱了半截睡衣准备起床的王耀对视着。

“啊————”惨叫划破天际。

“大佬!”听到惨叫声第一个窜上来的嘉龙一脚踹飞了门,紧张地冲上前“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大佬你哪伤着了吗?”

“不好意思呢,小耀没有伤到哦。”

嘉龙顺着柔柔的声音看向床尾,半个脑袋卡在门板里的伊万笑着盯住他,血迹顺着门板卡入的木屑中流出,让他这个笑容显得有些渗人。

“额…”嘉龙瞬间糊了一脸阴沉“你怎么进来的。”

“伊万感觉到小耀想露西亚了,所以露西亚就来了哦。”伸手‘咔吧’卸下门板,伊万的头上顿时流起可观的血量,甚至溅了一些在熊猫床单上。

“啊啊啊啊,伊万你别乱动了,小香,小香,急救箱!”王耀顾不得赤裸的上半身,掀开被子匆匆拉着伊万慢慢让他坐在床上。

“给…”不情愿地递过急救箱,王嘉龙一脸不爽地看着伊万。

“真是的,怎么都不知道避开啊阿鲁。”小心地挑出木屑刺,用酒精消毒后点上双氧水,在看到可见白骨的皮肉终于起沫,王耀在一小块面布上上上碘酒贴上去“自己按着。”

“嗯嗯。”乖巧地点点头,伊万在王耀俯身拿纱布卷时冲王嘉龙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因为露西亚躲开的话小耀就会被砸着了。“

“…哼。”双拳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决定不想再在王耀面前让他不放心嘉龙理智地走出房间“大佬我先下去锻炼了。”

“好,等下我处理完也下去。”王耀扯出一块纱布按住一端,伊万适时地放下手,让他把纱布缠紧。

“真是的…我能躲开的阿鲁,你看看现在受伤能好受吗阿鲁。”王耀泄愤地拍了拍几乎拱到自己怀里的脑袋“好了我要起床了。”

“唔,小耀家都起得真早呢。”抱住蹭了两下才放开王耀,伊万有些抱怨地撒娇“都不能独处了。”

“说什么呀阿鲁,要每天早上都锻炼一番一天才能有劲过啊。”王耀套上汗衫“尤其是我这种年龄大了的老爷爷更要经常锻炼才不会累啊。”

“小耀才不老呢。”从后面搂住王耀,伊万悄悄对准他的耳朵“明明小耀的身材还是那么好。”

“嗯…哎呀!都说了别对着耳朵说话很痒的阿鲁。”不自觉地恍惚了一下,回过神后王耀红着脸扒开伊万的胳膊“就算你们外国人都这么打招呼我也还是不习惯啊阿鲁。”

“没关系啦,小耀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吗?”伊万死死地赖在王耀身上,头压在他的肩跟着他的动作一上一下。

“不知道阿鲁。”干脆拒绝,王耀两手在肩边一拍,把伊万的头移开,正着脸看那张被自己挤变形了的帅气脸。

“噗…”腮帮一鼓,王耀不厚道地看着伊万这个糗样憋得辛苦。

伊万脸色一黑,,揽过王耀的耀顺势吻了上去。

“唔唔唔唔唔唔?!”睁大眼睛,王耀没想到伊万会来这一招,睁大眼睛瞪着他。

琥珀偏金棕的眼眸里只有自己,这个认知让伊万很是愉悦,扫过未闭合的牙关,抵住上颚皮层用力摩挲,在王耀软下来的腰里,伊万知道了这是他的弱点,掐住肋骨下的软肉,卸下王耀的抗力后他细细地把吻越拉越长。

直到王耀彻底没了反抗的举动,伊万才退出这场突兀地一边倒角逐。

“哈…哈…哈…”被伊万搂在怀里,王耀觉得现在自己的嘴唇一定肿了,火辣辣的疼感让他怒火中烧刚有点力气就挥拳揍向对方“混蛋你在干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耀我是伤患啊。”接住绵软的力道,伊万试图装可怜。

“一边玩去我现在也成半个伤患了。”怒气值飙升中王耀可不吃这套。

“小耀今天是国际接吻日啊。”乖顺地把王耀的手贴到脸上“小耀我错了。”

“……所以不要老是用这些节日来给我装乖。”半晌见着伊万头上药液浸出的纱布还是他让步了“不准再有下次了阿鲁。”

“嗯。”重重点头,得到甜头的伊万顺意点着头,至于听进去了多少还有待考究。

“大佬!快点啊。”楼下传来王嘉龙略显急躁的催促。

“来啦!”王耀忙回一声,推开伊万重复了一遍警告才匆匆下去。

“真甜…”指尖划过嘴边,像是还残留着那柔软的触感,伊万知道王耀现在已经不排斥自己了,嘴角翘起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他会让王耀自己承认对他的感情的。

“咦?大佬?”做着热身运动的王嘉龙看着王耀。

“嗯?小香怎么了?”王耀眨眨眼拉着韧带。

“你的嘴…好像肿了,没事吧。”关心地问着王耀,王嘉龙身边开始四溢起黑色气息。

“∑没事喝水的时候烫的。”反射性捂住嘴,狠狠瞪一眼旁边看着自己的伊万,王耀心里哀嚎着在弟弟面前失形象了。

“小耀要拉开韧带哦。”而罪魁祸首却还一脸单纯地叮嘱自己一些早就烂熟于心的注意要点。

“知道了阿鲁。”等回去后王耀索性不再看他,美好的一天又重新开始。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