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望

一条咸鱼

凉薄如斯

今天是和杰索家族谈判的日子。
纲吉打领带的动作一顿,似是想起了什么,拿起手边放着的领带夹。剔透的紫色如同那位喜怒不定的杰索家族族长白兰的双眼。
这是有人送给纲吉的。
喜爱紫色的人很多,可惜纲吉并不在其中,他比起紫色更偏爱橙色一些。橙色柔软温暖的色调能够让他的心绪平静,因此紫色这种奢华的颜色他并没有主动购买的欲望。
白西装黑领带上浅水的紫的领带夹突兀显眼,这让纲吉盯着镜子发了一会呆。他伸手想要摘下来,又在碰触的瞬间收回手、握紧,转身离开房间。
“啊,十代首领,请问您要去哪?”
坐进车子里,纲吉从后视镜中看见前排朝他咧嘴一笑的部下,这个部下算是门外顾问中的心腹,只是事出突然,才当了他的司机,也算是屈才。
出神间报出地名。
“……首领,这会不会离杰索家族太近了?”部下愣住,这个地区是直属白兰的地盘,自白兰同彭格列撕破脸皮以后就越发嚣张,在他们所谓的地盘内不允许彭格列的任何相关人员进入,一旦进入除了示威而废掉的人基本上有去无回。
就算是强大如首领,他也不希望他只身冒险。
“没事的,只是靠近边缘而已,我有一场私人的小小的谈判。”
部下愣了愣,首领在后车镜上的面容带着笑意,那是他已经很久没有在十代目身上见过。
他也没想到十代目会将信息透露给他就是了,诺诺地闭上嘴发动车子,景物开始在身侧倒退。
车子的速度很快,到达目的地的时间相当于纲吉将思绪重新捋过一遍的速度。
车子没有了前行的惯性,纲吉定了定神开门下车:“回来不用来接我了,云守知道时间。”
“好的。”
撇开心中对自己部下的歉疚,他望向面前的咖啡屋,如同直视着深不见底的野心。
“彭格列十代首领,请往这边来。”
进入一个咖啡厅,服务员冲他深深鞠躬后上前领路。
径直走进电梯,服务员重复按了几个楼层数,看规律应该是进入上面顶层的密码。电梯上升平稳又迅速,没一会他就能透过玻璃俯视地面,看着高矮不一的楼房变得更小。
倏然视线受阻,纲吉面前的玻璃重新变回金属墙,梯门开启。
纯白的,纯白的一切。地面、屋顶、桌椅、花还有……
从座椅上惊喜起身的身影,如同老友见面一般抱住他拍了拍肩,笑意盎然的人眯起双眼,除了眼角下的倒三角,也是白色。
代表新生、混沌的颜色。
“呀~没想到纲君真的会来呢,毕竟有的你会认为这是陷阱反而拼死抵抗。我真的是好高兴呀,纲君对我这么信任。”
曾经的朋友依然熟稔地吐露抱怨,想让纲吉一如既往地吐槽他,再享受他被他戏弄后崩溃的表情。
“好久不见了,白兰。”
客套有礼的微笑,纲吉也披着虚假外壳回应白兰,原本一个温润一个肆意的笑容在这一刻显得格外一致,都是冰冷的。
“真是一点都不好玩了,以前的你明明还会吐槽我。”
手指顺着纲吉的喉口下滑,指尖落在领带夹上,和夹子同色的眼睛中映出同色的物件。
枪顶在心口偏下的位置,白兰的视线已经缠绵在纲吉橙棕色的瞳孔之中。
“真是抱歉,现在的我已经一点都不想和你抱怨了。”
尽管白兰的态度热情得会让其他人感到受宠若惊,但纲吉依然坚定地想要结束他们之间这假装念旧的交谈。
“结束这一切吧,这会是最后的赌注。”
眼睛是骗不了人的,纲吉再怎么努力通过训练遮掩神思,但下意识还是会留给白兰一分信任。
在这份可笑的信任的见证下,白兰扣动扳机。
“滴答……滴答……”
从心脏下方斜刺贯穿心脏的子弹洞穿纲吉的身体嵌进他身后的墙壁,血液从喉咙处想要喷涌而出。
白色的西装晕染出刺目的红,与这个纯白世界格格不入的泽田纲吉终于被抹杀,不会再有除了血以外的颜色再沾染这个世界。
生命的流逝伴随着剧痛和窒息,如同溺水一样想要抓住身边能抓住的一切。纲吉咽下不断翻滚在口中的血腥,点点弥漫出唇的红色将唇瓣点上旖旎,白兰在他瞳孔涣散将要抿不住口中的鲜血时做了一件让他惊愕的事。
他含住他的唇,咽下他的血,将自己的唇角也沾染上旖旎色彩。
下一秒在剧痛中世界陷入黑暗,白兰拦腰抱住彻底软下来的纲吉。棕色的发丝柔软温顺,随着他的动作摇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兰历经万千世界,却从没想过会对自己最大的敌人生出情愫,又在对方濒死时才察觉,这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笑得他胃部都在抽搐,肺部都在叫嚣,心口都在疼痛。
已经中毒了啊,怎么才能去掉?
啊……去不掉了。
只有这个纲吉是唯一,没有替代的可能,也不是游戏可以读档重来。
他为了自己的成神可能性自私的杀死了对方。
啊——真的是太美妙了,这样的痛苦不亚于灵魂相互吞噬的痛楚。
既然到了这个地步,那么他必须成神。
没有人可以阻挡了。
白兰的眼神如同淬了毒般凶狠,他品尝着纲吉残留的体温,手指越来越向下摸着这具身体的线条。
“哗啦——”
巨大的云刺猬闯进来,所谓的带有火焰抗性的玻璃在其旋转中不堪一击。
“哦?”
皮鞋落地,云雀看着为了护住纲吉尸体而稍微有一点狼狈的白兰,眉头上挑,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冲向白兰的攻击势态。
“呀~不用那么紧张,我又不是不会把小纲吉给你。”
轻巧躲过云雀的攻击,白兰笑眯眯地举手示意投降,他将纲吉的尸体放到地上,后退数步,直到两人都达到一个安全的距离才停下。
“白兰大人!!”
听到动静冲过来的人被白兰抬手拦下,他冲云雀抬了抬下巴,显示自己的诚意。
云雀上前来到纲吉面前,突然抬手开匣,一只小小的白龙破开纲吉的心脏和云刺猬的刺对上,发出尖锐刺耳的交错声。
“不过是余兴节目,请不要在意。”
白兰依旧眯着眼甜腻地笑。
可云雀不喜欢如此被动,但思及纲吉的托付,他还是克制住战斗的冲动,抱起纲吉的尸体转身离开。
“白兰大人……抱歉属下来迟!”
庞大的云刺猬群撤离后桔梗才匆匆而至,虽然知道以白兰的强大不会吃亏,但他还是忍不住自责。
“没事呦,毕竟桔梗那么辛苦地跨了半个地球过来呢。”白兰摆摆手,回到椅子上坐下后捻起棉花糖送进嘴里。血的咸腥味和棉花糖的甜蜜融合,如同他现在的心情,期待不已。
“知更鸟死了,但他也将为我带来加冕神位的橄榄枝。”
————————
十年前的纲吉在一阵烟雾后从棺材中出来,露出无措的表情,白兰通过棺材上的摄像头看着那青涩的面容,笑得异常开心:“欢迎来到未来。”

评论

热度(13)